你所不知道的哈工大|铁骨铮铮的孟昭麟烈士

 发布时间: 2021-05-11  

      在哈工大博物馆保有的一张泛黄老照片格外有意义——让人不禁回到峥嵘的抗战时期,回到哈工大人为了抗日救国不怕牺牲的红色年代。这张照片上英气勃勃、目光坚定、脸上透着刚毅的青年学生,就是在抗战时期被日本宪兵迫害致死的哈工大中共地下党员孟昭麟烈士。照片是他大学毕业前寄给妻子王国权(原名王剂平)的,背面还有给妻子的留言。


微信图片_20210511204601.jpg

孟昭麟烈士


     1907年,孟昭麟出生于吉林城郊,无兄弟姐妹。他天资聪颖,读初中时,还自学了全部的高中课程,毕业时成绩全优。1929年,孟昭麟考入哈工大建筑科。1932年冬,上级党组织派他代表哈工大中共地下党组织,乔装打扮去上海参加由中共中央领导的秘密组织“反日大同盟”。中共中央在上海通过“反日大同盟”向全国各地点燃了抗日的火种,要求会议代表按照党中央的要求组织反满抗日活动。孟昭麟在学校借当家教和为低年级同学辅导数理化课程之机组织发动群众。1934年,他从哈工大毕业,但党组织关系一直在学校。他在中东铁路哈尔滨城市段任第五分段段长,每月有百余元的工资。在这个公开职业的掩护下,孟昭麟为党做了大量的工作。


      1935年3月,哈工大地下党支部接到中共满洲省委的秘密指示,选派一名共产党员去苏联伯力传送一份极其机密的文件,对这名共产党员的要求是政治可靠、才干出众、精通俄语、身体健壮、机警灵活、胆大心细。当时孟昭麟是最佳人选。因为这是一次艰巨而特殊的任务,临行前中共满洲省委秘书长冯仲云同志亲自接见了他,并说:“这是党对你的信任、对你的考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孟昭麟同志双手接过比生命还重要的文件说:“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微信图片_20210511204604.jpg

中共哈工大地下党活动旧址“大白楼”


      之后,孟昭麟乔装成农民,冒着严寒与生命危险,偷偷地绕过了国境的层层铁丝网,偷越国境时,他机智勇敢地躲过警犬和枪击,曾数次掉进雪坑,被铁丝划伤,爬冰卧雪,冻伤手脚,最后按时完成任务。中共满洲省委对孟昭麟同志进行了口头传令嘉奖。


      孟昭麟是中共地下党员并从事革命活动,当时他的父母和妻子都不知道。他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夜不归宿,行动隐秘,新婚不久的妻子很不理解,他没法解释,只能笑着说:“你放心吧,我是在做正大光明的事,做的是对得起父母和你的事。”

      1937年4月15日早5点钟,日本宪兵突然包围了孟昭麟的家:哈市南岗区海城街6号,逮捕了孟昭麟,并搜走了他的一些书信和笔记等。当时孟昭麟的妻子抱着只有8个月大的儿子孟宪伟,呆呆地望着丈夫被带走的方向……


      敌人用尽了酷刑,上大挂、压杠子、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每次受刑他都大义凛然,威武不屈,有时和同狱的战友们进行绝食斗争。1938年5月上旬,尽管日寇找不出孟昭麟是共产党员的证据,却仍判了他15年徒刑。服刑7年后,他因在狱中受到百般折磨而患了肺结核,并有明显的中毒症状,于1945年被保释出狱。出狱后,虽然经多方医治,但终无效,20天后,孟昭麟同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与世长辞,终年38岁。


微信图片_20210511204607.jpg

孟昭麟照片背面给妻子的留言


      孟宪伟回忆:“母亲曾毕业于华北大学,解放后,她本可以在北京工作,但父亲的老同志邀请她到哈工大工作,她就到了哈工大图书馆,因为哈工大是父亲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1958年哈工大在富拉尔基建立分校时,母亲服从工作需要,前往分校参与创建分校图书馆工作,后来就一直留在那里,直至退休。我们一家人和哈工大有解不开的情结。”


来源 | 哈尔滨工业大学